顾伯洪院长在东华大学2019届研究生毕业典礼暨学位授予仪式上的发言

发布时间:2019-03-27访问量:58

 苔花会如牡丹般盛开

      ——顾伯洪院长在东华大学2019届研究生毕业典礼暨学位授予仪式上的发言


亲爱的同学们:

 三月的镜月湖畔,草长莺飞,美丽多娇,其中最靓丽的风景线就是身穿学位服的你们。又是一年研究生毕业季,祝贺同学们圆满完成学习、顺利毕业!

 今天我想跟大家分享三个小故事。故事的主角分别是我给纺织学院硕士生第一学期上课时所讲的小皮、小严和小李。之所以冠之以“小”字,是因为他们在研究生期间与大家一样年轻潇洒、一样朝气蓬勃、一样激情四射。纺织学院的研究生们请稍安勿躁,因为你们已经知道故事的部分内容;其他学院的研究生们,请听我慢慢道来。

 小皮,正式名字是Frederick Thomas Peirce,中文叫皮尔斯,澳大利亚人,是纺织结构“皮尔斯之眼”织物几何模型的创立者,被誉为“织物结构之父”。小皮1915年从澳大利亚悉尼大学毕业,参加“一战”受伤后,赴英国伦敦大学学院师从老布拉格,课题是X射线晶体学。小皮研究生毕业之后,到英国曼彻斯特的著名纺织研究机构Shirley研究所工作,工作对象是仓库里堆得像小山一样高的棉花,与小皮曾经学过X射线晶体学相距何止十万八千里。小皮从一团棉花开始了他的第一份工作。后来小皮历经研究所、大学、军队等好几个工作单位,但始终执着于他第一份工作时的一团棉花,终成纺织一代宗师。

 小严,正式名字是东华大学的前身、曾经的华东纺织工学院的创始者之一严灏景先生。严先生从西南联大本科毕业后赴英国曼彻斯特大学工学院读研,导师是Morton教授(毛老师)。毛老师当时对严先生的称呼估计也就是现在中文里面的“小严”。毛老师给小严布置的课题是:测量棉纱中单根棉纤维的空间轨迹。小严当时就傻了眼,无从下手,这是那个年代纺织界世界上无人敢碰的难题。这个故事对于当时的小严来说,那就是事故!后来,地球上的纺织人都知道了这个故事的幸福结局:小严创立的示踪纤维方法成为测量纱线结构的标准方法,严先生也是迄今我国大陆唯一的世界纺织学会“瓦纳奖”获得者。在新中国成立之初,小严就回到祖国,先在陕西咸阳的西北工学院工作,后来参与华东纺织工学院的筹建,并开创了我国的纺织材料学科。

 小李,正式名字暂且保密。小李是我指导毕业的硕士生,他同意我今天把他放到故事中,但名字不能讲。张三李四,李姓学生很多。保密没有问题。小李是我带教过的硕士生中论文完成质量最高者之一。小李来自安徽农村,从小深知生活的艰辛与奋斗的不易。硕士毕业之后在上海发展,勤勉工作、努力前行、成家立业,现在孩子都快要上中学了。小李虽然工作平凡,业绩也谈不上斐然,但是家庭和美幸福,尊老爱幼,其乐融融。工作中,发挥专业特长,尽心尽力;生活中,精心营造家庭,尽善尽美。家是最小国,国是千万家。幸福始终洋溢在小李的脸上、在他的工作上、在他的生活上。我真为小李感到欣慰与赞赏、高兴与自豪。

 亲爱的同学们,你们即将踏上的工作岗位可能与小皮一样,与自己的专业似乎毫不相干;也可能与小严一样,面临的工作条件有些艰苦;还有可能与小李一样,工作非常平凡。虽然苔花如米小,但只要不忘初心、勤奋工作、精心生活,在这个明媚的春天也会如牡丹般盛开。大家可能没有电影《流浪地球》中“刘培强”那样的英雄爸爸,自己也没有“户口”那样的聪明,或者象“韩朵朵”那样的幸运。但在座的你们比“户口”和“韩朵朵”有更好的条件:地球表面气候宜人,每个人都有充分发挥聪明才智的机会。在未来可能的地球流浪之前,可以预计大家根本不会遇到需要凭抽签才能进入地下城、才能生存下来的情况。你们可以在地面上舒适地工作和生活。你们有可能象小皮一样成为一代宗师,也可能象小严一样成为某一领域的开创者,更有可能象小李一样工作顺利、家庭幸福!

 在毕业挥手说再见之时,我想把给我的研究生临别赠言也转送给大家。

 对待工作:准时、仔细、踏实;

 对待生活:包容、乐观、勤快。

 在工作中,对做任何事情都能守时的人、都能在严格的时间节点上完成任务的人会未雨绸缪、从容不迫;对各环节都仔细、都从各方面仔细考虑的人不容易出错;对各项任务踏实完成、不投机取巧的人会更有发展机会。

 同学们都到了成家立业的年龄,结婚成家是你们当今的人生大事,有些同学已经圆满完成了这一大事,所以请同学们:

 在生活中,面对家庭的另一半,需要彼此包容理解;生活遇到困难,需要双方齐心协力、共同乐观面对;家庭琐事繁多,需要双方各尽其责,共同勤快分担。  

 最后,真诚希望各位同学与你珍爱的、同时也珍爱你的人一道,秉持勤俭严谨的生活常态、坚持积极向上的工作状态、保持豁达乐观的健康心态,共创美好未来。

 祝同学们旅途愉快!



发言人:纺织学院 顾伯洪

 2019年3月27日(周三)上午9:00

松江校区锦绣会堂


返回原图
/